行業新聞INDUSTRY NEWS

物流O2O企業半年三輪融資 估值翻十倍

日期:2015-08-05編輯:通宝货运瀏覽次數:1次
  在O2O加速到來的時代下,“互聯網+物流”利用了互聯網龐大的信息平臺,改造傳統物流業的運營模式。“1號貨的”就是壹款整合閑置貨車資源與貨主的APP,180天獲得數千萬融資,令它如同黑馬般在貨運市場中脫穎而出。
 
  日前,“1號貨的”宣布獲得數千萬A輪融資,由天神互動CEO朱曄領投,真順資本跟投。同時“1號貨的”宣布向廣州、深圳、天津、武漢、杭州等10個城市進行擴張。
 
  “1號貨的”創始者兼CEO劉聞波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五年以後壹定可以用壹個APP解決短途物流的問題,但是五年以後,我目前看不到壹個APP解決長途物流的希望”。
 
  “五年以後我們可以看到中國3000多萬的貨車司機躺在家裏床上,手機接完單再出去,而不需要天天躲在橋底下鬥地主。同城貨運O2O可以誕生壹個150億美元的滴滴、快的。1號貨的‘連接的兩端除了3000萬的’貨車司機,其實還有千千萬萬的中小企業。”劉聞波對於“1號貨的”解決行業痛點,連接兩端非常有信心。
 
  但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目前車貨匹配APP總數已超過200家,有20余家物流O2O企業獲得天使輪、A輪、B輪融資。不同於格局已相對穩定的客運市場,貨運O2O大戰在即,“1號貨的”如何能在競爭中占有壹方市場?
 
  180天融資數千萬
 
  從警察做起,經歷過兩次創業的劉聞波,在近日廣泛被外界關註,焦點正是去年7月份成立的同城貨運貨流平臺“1號貨的”。
 
  2010年,劉聞波開始了他的第壹個創業項目—壹家廣告公司。當時社區媒體市場火爆,他盯準的市場是停車亭,他們對停車場亭進行重新設計,加入廣告位置,將崗亭免費贈送給小區,由公司負責崗亭的廣告運營。
 
  2013年下半年,在移動互聯網趨勢下,劉聞波開始了他的第二個創業項目—“車大哥”,是壹款針對私家車的租約車APP,類似於後來廣泛關註的“專車軟件”。
 
  “1號貨的”是劉聞波的第三個創業項目,也是他迄今為止最滿意的壹個。這個項目是在我國物流總費用始終居高不下的背景下誕生。按照相關統計數據,2014年中國物流費用占GDP 16.7%,而世界平均水平是11.3%,美、英等發達國家是8.5%。
 
  劉聞波認為,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貨運市場的信息化程度不夠,需求和閑置貨車的信息沒有打通,造成貨車空駛率高、閑置率高,光是同城物流市場就有超過壹萬億的市場容量。為解決行業弊端,“1號貨的”致力於用滴滴的模式做物流O2O。
 
  “物流是我們重點關註的壹個領域,市場規模非常大,但整個行業散亂差,所以不管是用戶需求還是服務的提供端,兩端的體驗都是非常差。”啟賦資本合夥人彭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去年7月,廣東文化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投資總經理李希了解到劉聞波的產品,到公司找他談項目,“基本上當場就敲定了投資意向,但那時產品還沒有出來,預計產品的第壹個版本在10月8日就要研發出來,技術人員當天便把‘1號貨的’APP第壹個版本做出來,在手機上成功地進行演示。”劉聞波透露。
 
  “1號貨的”APP平臺將貨車(司機)和有運貨需求的用戶(貨主)相連接。閑置貨車共享實時位置、貨主則可以發布實時的貨運需求。如果發布後三分鐘沒有司機響應搶單,平臺會人工介入調度車輛。根據所處區域,平臺承諾每個月相應量的訂單,如果沒有訂單,平臺賠付。
 
  “1號貨的”貨車司機彭友文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我們平常接貨都是在馬路邊、橋底下以及批發市場那邊等生意,壹天平均下來可以賺壹兩百元。後來裝了‘1號貨的’的司機端,收入馬上有了壹個質的飛躍,可以達到5000元壹個月。”
 
  劉聞波表示,今年6月份與5月份相比,訂單的增長大概是300%,7月份估計還會增長300%。
 
  或許正是由於業績突飛猛進的增長,“1號貨的”在不到壹年的時間裏,完成3輪總計數千萬元的融資。去年12月得到廣東文投國富300萬元天使輪融資;今年1月份獲得真順資本數百萬preA輪投資;最新壹輪由天神互動CEO朱曄領投,真順資本跟投,據稱公司估值數億元。
 
  據了解,目前“1號貨的”正在進行B輪融資,數月內將完成融資流程,整個公司估值將達到數億美元。
 
  暫不考慮盈利問題
 
  短短壹年時間,用300萬元做到了競爭同行3000萬元才做到的成績,這與“壹號貨的”的商業模式是分不開的。
 
  劉聞波的三次創業經驗告訴他,走在趨勢的道路上是至關重要的。在創立“1號貨的”之初,劉聞波就吸取了之前做“車大哥”對同行競爭預估不足的教訓,有意識地避開了玩家很多的長線運輸。他曾提出做同城貨運APP堅守的三條邊界:100公裏、7.5米以下貨車、整車運輸。
 
  他認為,同城運輸相對於長途運輸有四大優勢,壹是信任基礎,企業通過整車運輸的長途物流產品價值很高,更願意委托值得信賴的物流公司,而不是零散的貨車司機;二是長途物流比短途物流監管難點更大。長途物流動輒幾千公裏、耗時好幾天,流程管控十分復雜,出了問題也很難及時解決;三是專業的物流公司所能提供的發票、保險的基礎服務,個人司機也比較難提供;四是長途物流要求“1號貨的”成為壹個具有覆蓋至少十個以上大中城市的物流網絡平臺。
 
  因此“1號貨的”從商業模式的設置裏面去影響用戶的體驗。在運營模式上選擇“輕”,只做車貨匹配的平臺。“如果有壹個地方沒做好,整個平臺就運營不下去,”劉聞波說,“以上這四個問題,我還沒有看到很好的解決方案,因此我堅持“1號貨的”主要做短途物流平臺。”
 
  目前,“1號貨的”已在廣州、深圳、天津開設三個市場,致力於服務中小企業的散戶、散客。“1號貨的”拒絕與國美、蘇寧這樣的大企業合作,理想的客戶群是沒有能力去外包物流公司的客戶,因為他們訂單、時間、地點都不固定。
 
 
  但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目前的“1號貨的”仍處於燒錢階段。對於盈利,劉聞波有自己的看法,“在未來壹年內,我都不允許團隊思考賺錢的問題,我們戰略延展的邊界很長,天花板還很遠。未來我們有可能從壹萬億的物流市場中收取壹定的物流費或者服務費,也可能從中延伸出配套服務,比如貨車的後服務市場、二手貨車交易等。”
 
  他說,“1號貨的”通過對車貨匹配的運營,掌握了兩端的資源,壹端是約3000萬貨車司機,另壹端是數千萬的中小企業,如果把它們都聚集到壹個平臺上來,將會是壹筆巨大的財富。除了車貨匹配之外,為司機提供車輛維修、保養、社交等增值服務也應該在考慮範圍之內。

0755-29896078